毫无消亡的得体与灿烂,回忆克林姆特与席勒逝世百多年

来源:http://www.clubjamz.com 作者:艺术 人气:199 发布时间:2019-11-07
摘要:我有一本1964年的《现代艺术家大辞典》,在当时,这是一本颇具权威性的工具书。它始于阿波利奈尔(Apollinaire),终于占都蒙那奇(Zandomeneghi),由30位著名专家联合编撰,是对于之前100年

我有一本1964年的《现代艺术家大辞典》,在当时,这是一本颇具权威性的工具书。它始于阿波利奈尔(Apollinaire),终于占都蒙那奇(Zandomeneghi),由30位著名专家联合编撰,是对于之前100年的总结陈词。值得注意的是,埃贡席勒(Egon Schiele)的名字并未被收录其中。克林姆特(Klimt)当然占有一席之地,甚至于,席勒的同时代人奥斯卡・柯克西卡(Oskar Kokoschka)也位列其中,维也纳分离派在辞典中同样有所体现。身为维也纳分离派的重要人物,席勒的名字只是在克林姆特的词条中昙花一现:E。席勒非常欣赏克林姆特。这位E。席勒在1964年对于世人是一个谜团。2011年6月,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伦敦,一幅席勒创作于1914年的城市风景画上拍,最终以2470万英镑成交。即便在当今风生水起的艺术市场,这也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从籍籍无名到享誉全球,在去世后将近一个世纪,席勒已经成为艺术浩瀚天际一颗耀眼的恒星。我记得席勒横空出世大约是在1970年代早期,当时我还在大学里念书。突然之间,到处都能买到他的作品复制的明信片、海报,我也买了一本小小的口袋书,书里介绍了这位艺术家短暂而痛苦的一生。席勒的重新发现几乎是维也纳眼科专家鲁道夫利奥波德(1925-2010)单枪匹马独自完成的。二战后的几年里,他开始购买每一幅他所接触到的席勒作品。利奥波德不是一个富豪,但他有超越一般人的先见之明。他热爱维也纳分离派的艺术,特别是席勒的作品。很快,利奥波德就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席勒作品收藏。1972年,他出版了一半目录全集。全世界突然认识了这一位被忽略的艺术家,席勒的声誉一举奠定。令人欣慰的是,奥地利政府也认可利奥波德对于席勒的痴迷,专门在维也纳博物馆区建了一个美术馆,而今,这个美术馆成为全世界席勒迷的必游之地。席勒为何在死后被人完全遗忘了?这也是一个令人纳闷的事情。在他生前,在20世纪早期的维也纳艺术界,他也算是一位颇有名气的艺术家。也许是因为他的英年早逝?(1918年他因西班牙流感去世,享年28岁。)也许是因为他之后的克林姆特、柯克西卡等人的声名迅速将其盖过了?但无论如何,实际上席勒的作品在很多方面都反映出19世纪晚期至一战之前维也纳的社会文化风貌,当时,维也纳曾一度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城市。席勒于1890年出生在多瑙河畔的图尔恩,那是维也纳以西约20英里的一个小镇。他的父亲是一个火车站站长,在席勒14岁时死于梅毒。席勒幼时就展现出绘画天赋,他于1906年被享有盛名的维也纳艺术学院录取。(该学院稍晚些时候两次将另一位充满艺术理想的青年阿道夫希特勒拒之门外。)作为一名早熟的天才,席勒很快吸引了克里姆特的注意。当时的克林姆特已经是维也纳分离派的领军人物,当时的维也纳分离派是一场涉及众多艺术形式的革命,它的统领纲要便是拒绝陈旧的古典主义,拒绝沉闷的沙龙艺术。20岁的时候,席勒已经被视作克林姆特的接班人。席勒的作品富有表现力,同时非常大胆。不同于克林姆特将情色隐藏于装饰性背后,席勒对身体进行扭曲、伸展,但同时又充满坦率。很快,他的裸体习作招致了舆论声讨。据说,当时奥匈帝国的皇帝弗朗茨约瑟夫见到一幅真人大小的席勒的裸体画,感叹道:这真可怕!1910年,席勒的一组作品被从展览上撤下,原因是淫秽。席勒不得不离开维也纳来到一个名为Krumau的小镇。然而,作为一个不妥协的艺术家居住在小镇上依然是需要冒风险的。不久之后,席勒因为在花园里描绘裸体模特而激怒了当地人。席勒不得不搬到另一个小镇Neulengbach,在那里,他会画一些当地孩童。有一次,一个13岁的女孩离家出走,跑到席勒的工作室寻求庇护。警察逮捕了席勒,指控他三项罪名:绑架、强奸和公共道德失范。前两项起诉事后都被撤回,但警察在席勒屋中发现了大量淫秽图像,认为身为模特的孩子也会看到这些图像。席勒因为第三项罪名被送进监狱,待了24天。然后,席勒回到了维也纳。即便他依然经常参加展览,但他的经济状况不佳。1915年,席勒在被奥地利征召入伍前与伊迪斯哈姆斯(Edith Harms)结婚。身为军人的席勒从未真正见识真正的战斗,大部分时间,他都担任战俘营的警卫。而在休息时间,他依然坚持创作。1918,克林姆特在55岁的年纪去世。席勒依然被视为他的继承人,与此同时,他也逐渐受到艺术市场的欢迎。当年,他最后一场展览以全部售罄告终。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1918年10月,在一战结束前1个月,怀有六个月身孕的伊迪斯席勒因西班牙流感去世。同样感染了病毒的席勒在三天后随妻子而去。时至今日,席勒的作品依然可以震颤观者的内心。例如,他著名的《裸男坐像》(Seated Male Nude,1910)中,真人大小形容憔悴的人体似乎是他的自画像,他的肤色仿佛是沼泽般泛出绿色,他的乳头是橙色的,还有一只暴躁、血红、凝视观众的眼睛。席勒没有画出裸男的脚踝,让这幅作品显得更加具有风格。这幅作品让人联想到后来的卢西安弗洛伊德及弗朗西斯培根的作品。维也纳的好市民会对此做出怎样的反应呢?假装愤怒?抑或暗地着迷?就像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20世纪初奥匈帝国下的维也纳同样洋溢着一股伪善的社会风气。公共的禁令激发了一股地下的性的潜流。席勒发现自己被社会环境所包裹,所攻击,但他自己的艺术创作实则是试图摆脱谎言,扯下虚饰的一种努力。实际上,席勒也会创作一些风景画作品。但他会不断回到裸体的创作中来。正如英国评论家罗伯特休斯所说,关于人体的描绘是对于一个艺术家优点和能力的终极测试。而在这些作品中,包括了大量他的自画像可以说,他是有史以来最入画的艺术家之一,今天看起来,依然充满了当代感。他是伟大的自画像画家、极好的调色师、大胆的构图员,创造了极富颠覆性和挑衅性的视觉艺术作品。绘画的重要作用在于,它可以让人学会如何去看。英国艺术家大卫霍克尼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为生活作像,实际上教会一个人如何去观看微小的细节。在这一方面,席勒的天赋毋庸置疑。我很幸运,能够亲眼见识这场展览,并且拥有充裕的几个小时时间徜徉在作品前。席勒绘画的关键在于他对于线条的自信。在展厅里,我仔细研究了这些作品尽可能近地观察它们。席勒下笔时没有任何犹豫,一气呵成。无论用哪一种笔铅笔、蜡笔或是炭笔他都是直接而有力的。这与克林姆特缥缈、粗略的勾勒截然不同。观众可以清楚看到席勒坚决而不羁的笔触的流淌,短短几秒钟,就描画出翻卷的头发、褶皱的衣角、臀部的曲线。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席勒使用边框的方式。他有时候会刻意让头部、胳膊伸出画面的边框;有时候,戏剧性地将人体布置于画面一侧这种方式让具象的绘画变得更加抽象化。席勒会在作品描摹完成后为其上色,这也是一种去情色化的尝试。水彩颜料渗透在画面中,逐渐消散。这种抽象化的手法构成了席勒独特的艺术风格。

他坦率而色情的裸体画震惊了维也纳,不合时宜的死亡让他被艺术史遗忘了50年。而今,他的肖像画揭示了一位一流艺术家大胆的构图和感性的内心。埃贡席勒:激进的裸体画即日起至2015年1月18日在伦敦考陶德美术馆举行。

图片 1

编辑:孙毅

我有一本1964年的《现代艺术家大辞典》,在当时,这是一本颇具权威性的工具书。它始于Apollinaire,终于Zandomeneghi,由30位著名专家联合编撰,是对于之前100年的总结陈词。值得注意的是,埃贡席勒的名字并未被收录其中。克林姆特当然占有一席之地,甚至于,席勒的同时代人Oskar Kokoschka也位列其中,维也纳分离派在辞典中同样有所体现。身为维也纳分离派的重要人物,席勒的名字只是在克林姆特的词条中昙花一现:E.席勒非常欣赏克林姆特。这位E.席勒在1964年对于世人是一个谜团。

古斯塔夫克林姆特与埃贡席勒足以名列20世纪初奥地利最伟大的两位艺术家。虽然席勒的出生要比对他早年的艺术家生涯产生过重要影响的克林姆晚近30年,但他们的名字往往与维也纳分离派所掀起的艺术运动联系在一起,其波澜奇谲的生平往事,则一直为人所津津乐道。

2011年6月,伦敦苏富比拍卖行,伦敦,一幅席勒创作于1914年的城市风景画上拍,最终以2470万英镑成交。即便在当今风生水起的艺术市场,这也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从籍籍无名到享誉全球,在去世后将近一个世纪,席勒已经成为艺术浩瀚天际一颗耀眼的恒星。

古斯塔夫克林姆特

我记得席勒横空出世大约是在1970年代早期,当时我还在大学里念书。突然之间,到处都能买到他的作品复制的明信片、海报,我也买了一本小小的口袋书,书里介绍了这位艺术家短暂而痛苦的一生。

埃贡席勒

席勒的重新发现几乎是维也纳眼科专家鲁道夫利奥波德单枪匹马独自完成的。二战后的几年里,他开始购买每一幅他所接触到的席勒作品。利奥波德不是一个富豪,但他有超越一般人的先见之明。他热爱维也纳分裂派的艺术,特别是席勒的作品。很快,利奥波德就拥有了世界上最大的席勒作品收藏。1972年,他出版了一半目录全集。全世界突然认识了这一位被忽略的艺术家,席勒的声誉一举奠定。令人欣慰的是,奥地利政府也认可利奥波德对于席勒的痴迷,专门在维也纳博物馆区建了一个美术馆,而今,这个美术馆成为全世界席勒迷的必游之地。

今天,克林姆特与席勒的主要作品收藏在维也纳美景宫与立奥波德博物馆,对于普罗大众而言,两位画家的名字已经与维也纳这座城市紧紧联系在一起。在城市热门旅行目的地排行榜上位列第一的美景宫,每日接待众多的来访者,而克林姆特的名作《吻》前络绎不绝的朝拜者,不免令隔壁一众新古典主义时期的经典作品黯然失色。

席勒为何在死后被人完全遗忘了?这也是一个令人纳闷的事情。在他生前,在20世纪早期的维也纳艺术界,他也算是一位颇有名气的艺术家。也许是因为他的英年早逝?也许是因为他之后的克林姆特、柯克西卡等人的声名迅速将其盖过了?但无论如何,实际上席勒的作品在很多方面都反映出19世纪晚期至一战之前维也纳的社会文化风貌,当时,维也纳曾一度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城市。

纽约新画廊纪念克林姆特与席勒逝世百年展展览现场

席勒于1890年出生在多瑙河畔的图尔恩,那是维也纳以西约20英里的一个小镇。他的父亲是一个火车站站长,在席勒14岁时死于梅毒。席勒幼时就展现出绘画天赋,他于1906年被享有盛名的维也纳艺术学院录取。

从鲍尔夫人的肖像开始

作为一名早熟的天才,席勒很快吸引了克里姆特的注意。当时的克林姆特已经是维也纳分离派的领军人物,当时的维也纳分离派是一场涉及众多艺术形式的革命,它的统领纲要便是拒绝陈旧的古典主义,拒绝沉闷的沙龙艺术。20岁的时候,席勒已经被视作克里姆特的接班人。

位于纽约上东区86街的新画廊,是北美地区收藏德国与奥地利艺术的重要机构。新画廊藏身于一幢幽雅僻静的3层宅邸,首层是接待大厅、馆内书店及色调复古的维也纳式餐厅,这幢由Carrre Hastings建筑事务所设计的学院派建筑起源于新古典主义样式在美国大行其道的20世纪初叶,在它落成的1914年,包括奥匈帝国在内的欧洲诸强则正式拉开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序幕。新画廊的两位创办人Serge Sabarsky与罗纳德S劳德在1994年买下了这幢历史建筑,经过博物馆级别的内部改造,这所新兴的艺术机构于2001年进驻此地。对于新画廊的参观者而言,这里像一处只为真正的艺术爱好者所准备的庇护所,使他们可以暂时逃离两街之隔的大都会博物馆和北面的古根海姆美术馆的熙攘喧闹。

席勒的作品富有表现力,同时非常大胆。不同于克林姆特将情色隐藏于装饰性背后,席勒对身体进行扭曲、伸展,但同时又充满坦率。很快,他的裸体习作招致了舆论声讨。据说,当时奥匈帝国的皇帝弗朗茨约瑟夫见到一幅真人大小的席勒的裸体画,感叹道:这真可怕!1910年,席勒的一组作品被从展览上撤下,原因是淫秽。

纽约新画廊纪念克林姆特与席勒逝世百年展展览现场

席勒不得不离开维也纳来到一个名为Krumau的小镇。然而,作为一个不妥协的艺术家居住在小镇上依然是需要冒风险的。不久之后,席勒因为在花园里描绘裸体模特而激怒了当地人。席勒不得不搬到另一个小镇Neulengbach,在那里,他会画一些当地孩童。有一次,一个13岁的女孩离家出走,跑到席勒的工作室寻求庇护。警察逮捕了席勒,指控他三项罪名:绑架、强奸和公共道德失范。前两项起诉事后都被撤回,但警察在席勒屋中发现了大量淫秽图像,认为身为模特的孩子也会看到这些图像。

走进位于2楼的展览大厅,这张名为《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肖像》的金衣女人像被放置在展厅右手边,与克林姆特的其他名作均匀地分布在装饰细节繁复的空间内部。这幅肖像大面积地使用光彩夺目的金箔来装饰画面背景,女子旋转的裙裾也使用了金色,上面不规则分布着黑色、灰白色和少量暗红色的几何图案,有的呈现出盛放的瞳孔与眼睛的形状。鲍尔夫人那灿烂的衣裙与贵重的首饰以及笼罩在她面庞之上的一层迷离的光晕,使她的美达到某种出神入化的巅峰。是的,人们总是会对美的事物感到愉悦,从而沉醉其中。对于普罗大众而言,克林姆对女性客体的凝视眼光,战栗的危险潜藏在美丽端庄的表皮之下,一种混合着新奇、甜蜜与苦涩的情愫,将美隐喻为一种令人无法拒绝的欢乐的危险。

席勒被送进监狱,待了24天。然后,席勒回到了维也纳。即便他依然经常参加展览,但他的经济状况不佳。1915年,席勒在被奥地利征召入伍前与伊迪斯哈姆斯结婚。身为军人的席勒从未真正见识战争,大部分时间,他都担任战俘营的警卫。而在休息时间,他依然坚持创作。

古斯塔夫克林姆特《阿德勒布洛赫- 鲍尔夫人肖像》,布面金、银、油画,1907

1918,克里姆特在55岁的年纪去世。席勒依然被视为他的继承人。与此同时,他也逐渐受到艺术市场的欢迎。当年,他最后一场展览以全部售罄告终。然而,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1918年10月,在一战结束前1个月,怀有六个月身孕的伊迪斯席勒因西班牙流感去世。同样感染了病毒的席勒在三天后随妻子而去。

《阿德勒布洛赫-鲍尔夫人的肖像》完成于1907年,描画的正是奥地利银行家和制糖大亨费迪南德布洛赫-鲍尔的妻子。新画廊同时在展厅中详细地整理了当时的钟表、首饰、烛台、玻璃器皿等生活用品和其他设计物,它们的图式为克林姆的绘画提供了参照系。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幅作品曾在德国入侵奥地利时被夺走,后存于奥地利国家美术馆。当整个欧洲再次陷入战争大潮时,国际间的政治力量在重新洗牌,大批艺术珍品也随之进入全球流转的动荡时代。这既是新帝国崛起的文化需要,也是新贵阶级和藏家们建立文化自信与社交品格的重要手段。一时间,各种跨越国境的艺术品转运渠道,成了冒险者们的乐园。鲍尔夫人的家族成员经过数年的努力,重新拿回了作品的所有权,随后与作品一起漂洋过海、前往美国。

本文由娱乐在线发布于艺术,转载请注明出处:毫无消亡的得体与灿烂,回忆克林姆特与席勒逝世百多年

关键词:

最火资讯